奇门先天要论三

原创 1026298780  2017-10-07 18:08:08  阅读 221 次 评论 0 条

《奇門先天要論》3

奇門先天要論卷五

立夏三元

天輔 武曲 四 天蓬 右弼 一 天柱 祿存 七

文曲 貪狼 破軍

看得本節卦氣,行於巽之初六九二,以辛納甲。蓋辛者,合丙也。巽有臨官之丙上,應君火司氣之末運,故于此而立夏。天地之氣,行於震之九四,用庚午納甲運,若卦氣則震巽,而納甲皆庚辛,正以見穀草之秉令于金者,至此得育,是以蘊精,將啟小滿之告成。至於巳宮屬水,因丙辛之化氣金生在巳,乙庚之合神。本局分得四一七宮,統醜巳酉之運,攝巽癸庚之氣。

鬥符分得天輔、天蓬、天柱三星君,斡旋逆以求木之胎于金,順以發火之旺於木。蓋初候螻蟈鳴者,以巽之初陰應震之四陽。故二候蚯蚓出者,以巽之二陽升于初陽陰之上,震以九四應之,故晚險而出也。三候王瓜生者,得震納甲之土,會君火之氣,逆金水之機,故得候而生也。

小滿三元

天禽 廉貞 五 天芮 左輔 二 天任 巨門 八

巨門 左輔

看得本節卦氣,行於巽之九三六四,以辛未辛酉納甲。而地天之氣,行於震之六五,以庚申納甲,皆木上之六爻。初值少陽相火之令,乃五行雜處之宮,而六陽之用於此滿,而穀種於秋者,結實於斯,得氣於厥陰者則死委於少陽乃萬物告成之小局故命名小滿者起元於五二八者,以其小成之利而上應於。

鬥符分得天禽、天芮、天任三星君,分醜未之土,契坤艮之質,體艮生坤成之大義。故菜之秀、鹿之死、麥之實,自當應候時而照三元之奇儀,則無惑乎物之不齊矣。

芒種三元

天心 文曲 六 天沖 破軍 三 天英 貪狼 九

武曲 祿存 右弼

看得本節卦氣,行之巽之九五上九,以辛巳辛卯納甲。而天地之氣,行於震之上六,以庚戌納甲,則陽氣發甲之機於此將盡,而少陽相火之令以得其二。發陽消陰萌之候,成穀草之得實於陰者,則當乘氣而布其種。故芒種之說,於此而著。其螳者,陰蟲也,原育于秋仲,則生於仲夏,故應于初明之金符。而生鵙者,陰鳥也,得而候之木符。而鳴反舌者,得坎之陽鳥也。因三候之火符而水腹結胎氣則無聲矣,是以三元六三九上叨。

鬥符分得天心、天沖、天英三星君,主候若三元某奇儀則三徵有先後之象,參差究竟,統本元茂五行之支運,攝辛丙之斡旋。蓋以冬至小寒系寒水司天,乃天心星之氣運。春分清明穀雨立夏,君火司天。小滿芒種相火司天,乃天英之氣運。故此節氣之用六三九者,實以續補前節水木火之氣運,以週六陽之用,且陽始於一而終於九,故起冬至而終芒種。正以離火陰胎,原生於坎水之旺氣,而坎水陽胎原終於離火之旺氣,足見水火者,天地陰陽之樞也,不旺不可以寄胎。一九者,造化進退之數也。不修不可以換氣,故芒種者,陽九之數至此而終;夏至者,陰九之數自此而生。始醜陽起主順,起於坎而終於離者,蓋天一生水之義,一者陽數也,為萬物之體;陰氣主逆,起於離而終於坎者,蓋地二生火之情,二者陰數也,為萬物之用。一二既濟,五行乃基,獨芒種之分氣於六三九者,實以外應子火局而修基其陽基。故獨此節之中,有節符之先後。而先哲諄諄于此蓍龜者,蓋陽以之不可倫於陰,陽之不可溷於陽,以示氣無偏而運難統移,必於此節較閏者,豈有說以處處。

夏至三元

天英 貪狼 九 天沖 破軍 三 天心 文曲 六

右弼 祿存 武曲

看得本節卦氣,系少陽相火之三氣司天,為長氣之中。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初九,以己卯納甲。蓋己者,陽土也,自先天己配於離而乙木長生於午,皆以陰者義。況月令以姤卦用事,則一陰始生,則前後之複臨大夬大壯純乾六陽之月卦已終,艮坎震巽之四陽令已盡。故,夏者陰令於此始生,是以鹿本陽獸,得陰之初候而解;蜩本陰蟲,而得陰之二候而鳴;半夏陰水,得陰之三候而生氣。本元統五午寅戌之火運,隸丁甲幹之乾,故前節終於九者,蓋以蓄誄之機而開相火之令,且著炎熱之威以結陰生之氣,故某甲己符頭上統。

鬥符分得天年英、天沖、天心三星君,上持造化,上中下奇儀此三候之徵,又或不孚者矣。其間有不限於孤虛之義者,所當詳於得氣之先後也。

小暑三元

天任 巨門 八 天芮 左輔 二 天禽 廉貞 五

左輔 巨門

看得本節卦氣,系相火終氣司天,乃長炁之末。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六二,納甲己醜,遙應於驚蟄坎之上六,納甲戊子,均為霹靂之火。然前節陽氣也,故雷有震驚之義;而本節陰氣也,故發霹靂之聲九天者,所以燮理陰陽之道,則庶無蕩陷陰陽之患。正氣得二陰之卦,而月令以遁用事,誠哉陽外而縮,陰內而伸,陽上而退,陰下而進,乃陰漸觸之陽際,而陽剛虛浮為陰所激,故其蒸孚之氣,有燥熱薰煩之情,是以命名小暑。然暑者,著也,陽氣薄襲而著於兩間,蓋陰之萌動尚潛而淺,陽之德化雖燥猶仁,故小暑之說,則核其義象之大勢而言之。究本元起於八者,蓋體陰逆之義,而續夏至九,且三候皆土符,正將以育陰之濕土故耳。是以初候溫風至,蓋以星。

鬥符分得天任、天芮、天禽三星君。星符居坎,統轄上門而風氣尚溥,其薰蒸之化,則三候蟀居壁者,星符居坤,分隸死門,而蟀感時動歸穴之情。三候鷹始擊者,蓋星符居中背上用死,而鷹鳥振翔,振八荒之志,上中下奇儀於某甲者。

大暑三元

天柱 祿存 七 天蓬 右弼 四 天輔 武曲 四

破軍 貪狼 文曲

看得本節卦氣,系太陰濕土司天,為化氣之初。而天地之氣,行於九三之離卦,火之體于此已修,而陰氣之運于此已成,伏陰與陽剛相而成其焰烈之徵,則大暑之義於此而著,是以上屬於。

鬥符分得天柱、天蓬、天輔三星君,分理三候。上元始于金驚,故革必腐,乘以化氣為螢,得金精之氣,故明如星之無焰,而光陰火之徵耳;中元始於坎體,乘乎未建因化氣之初,故上得化而潤暑逼水而溽;下元始于巽杜,蓋以二陽居上一陰居下,為龍雨之象,蓋以乘氣之三陽而因乎化氣,則萬物咸需於時雨之化,故大雨時行至。三候兼酉醜巳之金運,攝庚癸巽之斡旋,蓋於此已釀秋金之胚胎,故秋分之同此局者,皆先天後天體用之一間耳。然三元之孤某,奇儀三候之徵,此權也。

立秋三元

天芮 左輔 二 天禽 廉貞 五 天任 巨門 八

巨門 左輔

看得本節卦氣,起於坤之初六六二,以乙未乙巳納甲。先天遁五二之數,後天遁金火之氣。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九四,以乙酉納甲。查得立春以戊申納甲,均分大馹土。然一則立春,一則立秋,其義何也?蓋立春立戊申陽土,因坎之水氣寄生坤,病於艮,故申為大馬,則有馹土已以應之。然立春生機以生門主之,故起八而順進於二者,雖為著其死機,亦以示生之而必歸於死;立秋死機也,以死門主事,故起於二而逆退於八者,雖為著其死機,亦示死之必繼於生。然而氣皆用土符者,正以發艮坤之大義,別生死之關鍵,彰順逆之玄工耳。而況乎月令以否主卦,則純陽之氣。然下以成其勢,不得不立,故于此而立秋。且敬天尊陽者,於此又有愀然之意焉。故初候之涼風,蓋以坤納而感於太陰,其風也涼;二候白露霜降者,蓋以溫土之氣,上蒸於離氣九四之陽,故以氣化而成露,因感於坤胚初六之納氣金,故降也白;三候寒蟬鳴者,正以陰氣初陰於濕土,而寒蟬乃濕土陰化之物,故得陰化之氣而鳴蟬叨。

鬥符分得天芮、天禽、天任三星君,主持氣運,而週三候。實將以濕土之氣,遍運於九宮也。

處暑三元

天蓬 右弼 一 天輔 武曲 四 天柱 祿存 七

貪狼 文曲 破軍

看得本節卦氣,起於坤之六三六四。天地之氣,行於離之六五,系濕土三氣司天,為化氣之中,則赤帝之權於此將替,且坤之陰氣已彌三四,而離之三四火已進五爻,則天地之暑氣於此將蒞,故名處暑。蓋以天地舒生長化之氣,曆至於此,當萬物告成之際,而非複前節暑發之時,於此著溽暑之機,正以啟將來起發之意,故啟元于金酉巳醜之金局,統癸亥庚之斡旋,而義德之流行,自應於時,則祭鳥者,義也。肅者,否也。未登者,化也。是以乘令。

鬥符分得天蓬、天輔、天柱三星君,正以見物之其質于水木者,而終成于金也。然三候之奇儀,時物可之變可伸明矣。

白露三元

天英 貪狼 九 天沖 破軍 三 天心 文曲 六

右弼 祿存 武曲

看得本節卦氣,系濕土之終氣司天,為化氣之末。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上九,分得土之六二上六,則離卦之氣於此終,二坤陰氣于此修。氣運行於庚月,卦值乎觀,濕土之氣上凝而成露,因感于金庚,故稱白露。白露者,金英也,故溥博於秋。至於鴻雁得金庚之質,故玄鳥來,乃乙木之鳥,逢庚化而思歸。秋令主義,群鳥養羞而不合,然分元九三六,上同於夏至之九三六者,蓋以離卦起於夏至而終於白露,則夏至之九三六者,乃帝旺之大局也;白露之九三六者,乃死廢之大局也。惟火死而金始得旺上統。

鬥符分得天英、天沖、天心三星君,主持氣運,分局庚午戌修氣丙庚艮辛,均以著火之盛衰而示濕土之所由。造物候之由分也,三元應候自有遲早之別也。

秋分三元

天柱 祿存 七 天蓬 右弼 一 天輔 武曲 四

破軍 貪狼 文曲

看得本節卦氣,陰陽燥金司天,為收藏之初。而天地之氣,行於兌之初九,太陰之氣至此而終,陽明之氣於此而始,造化之陰明二六之別。其陽中之陰六氣於離生之,於坤結之;而陰中之陰六氣,於兌發之,于乾成之。故秋分之義於此而著。蓋前此之六陰,乃陰雜於火土之間,所以育收氣之化;而後此之六陰,乃陰行于金水之令,所以成收氣之功。兼以鬥柄西橫在其左魁右魒,生死之門,各別開合之機。已機凡木旺而金胎,故雷震于春分之際令,金旺而木胎則收聲於本氣之初。將已固胎氣也,惟其在胎而無聲耳!蟄蟲感于兌丁之氣睽隔之機,故懷戶而納金。凡水敗於酉,故於此而涸。然本氣分局上同大暑者,蓋大暑乃冠帶之金,養氣於濕土;而秋分則帝旺之金,著令於陰陽,均巳酉醜巳,統運庚癸巽攝氣,而體用之功化,亦自不同上統。

鬥符分得天柱、天蓬、天輔三星君,遞至主三候,取旺金生相水,相水生胎木。雖金君至旺之秋,而木已成遞生之氣,足見造化之理原不因勝氣而絕物也。三元奇儀,燥金之初氣不能周匝於九宮,九宮之克位,或有門符之罕應者,若必拘物以求候也。

寒露三元

天心 文曲 六 天英 貪狼 九 天沖 破軍 三

武曲 右弼 祿存

看得本節卦氣,陽明燥金司天,值收氣之始,主令子辛分卦於剛。而天地之氣,行於兌之九二,蓋兌者澤也。氣行而成露,因感於純陽,故名曰寒露。分元於六九三,統戌午寅之運,攝辛艮丙之權。正火統於戌,而本節之氣分符火元盛,蓋以周庫之收氣而敦厚其化元也,是以上統。

鬥符分得天心、天英、天沖三星君,斡旋物候。又有以由基傳生之義,以見五行生生不息之機。至於賓鴻為義鳥,寒露而排人;黃雀為丁禽,革兌為羽化;菊金本金質,戌建而黃。然三候以燥金收氣之運,或有不洽於九宮;而符使克應之徵,或有不應於先後者矣。然本局之節,進同于立冬局,雖同而義各別,此乃戌午寅火之局、亥未卯之木局也。

霜降三元

天禽 廉貞 五 天任 巨門 八 天芮 左輔 二

左輔 巨門

看得本節卦氣,陽明燥金司天,值收氣之中。而天地之氣,行於兌之六三,則兌金之體于此已修,而肅殺之氣於此已行。凡燥金之氣,陰結成霜。霜者,爽也,萬籟於此有爽然惆悵之義,皆由陰氣上蒸而陽不能化,故凝其嚴肅之質而霜降矣。然上局符正以魁罡伏於本位,而上旺用事於秋深上統。

鬥符分得天禽、天任、天芮三星君,攝理三候。豺報本而祭獸,蓋為金義之徵;草木黃而葉落,蓋為陰金義之徵、陰剝之義;蟄蟲俯而鹹服,蓋避肅霜之嚴然。三候奇儀既有虛實之殊,而氣候不無滲漏之局,而本局土符也。

奇門先天要論卷六

立冬三元

天心 文曲 六 天英 貪狼 九 天沖 破軍 三

武曲 右弼 祿存

看得本節卦氣,燥金司天而值收氣之末。天地之氣,行於兌之九四,以丁亥納甲;起於乾之初九、九二,以甲子、甲寅納甲。遁金水之氣,月卦值坤氣,卦值乾,皆陰陽之極氣。四時之序得此而終,故冬者終也。因氣行兌四而運始蒞於乾,惟故於蒞,而立冬將小以著,金水之變遷、時物之改革也。至於金水之子也,感于金寒而水是以孝子有怵惕之憂;地者陰之體也,感于陰盛而凍,君子有固窮之志;雉者離之屬也,乘於兌革而化,是以萬物有變態之機。其分元於九六三,統亥未卯之木,攝乾甲丁之運,蓋以木生在亥,凡占草木之徵兆者,當於此以察其盈虛。上叨。

鬥符分得天心、天英、天沖三星君,主持三候。其倍複之機區別矣。

小雪三元

天禽 廉貞 五 天任 巨門 八 天芮 左輔 二

左輔 巨門

本節卦氣,曆於乾之九三九四,值太陽寒水司天,為藏器之初。而天地之氣,行於兌之九五,誠哉金寒水冷,積陰而成雪,況六陰之氣於此亦極,集其小成,故小雪之名矣。且虹者,陰之氣也,感於精而得陰成形。今陰氣變化而成質,陽精固結而不應,則虹體已不能成,無惑乎藏而不見也。天氣主陽,地氣主陰,陰蒸於陽則陰氣上升,陽求於陰則陽氣下降,此少陰少陽之候也。然此候陰氣凜冽之際,陽氣剝削之餘,陽不能應陰,惟存其真陽而上,且其受融於陰之氣,盡升泄於外;陰不能化陽,則抱其真陰而不能降,且吞服乎陽之精氣,盡退藏於內,而兩間之氣閉之矣上統。

鬥符分得天禽、天任、天芮三星君,修陰陽之妙。故理初候而藏虹,任之星督艮止之權,故分升而分降;芮星攝死門之令,於末候而開塞陰陽也。三元之奇儀,知氣之盈虛,燮理之有妙訣也。

大雪三元

天輔 武曲 四 天柱 祿存 七 天蓬 右弼 一

文曲 破軍 貪狼

本節卦氣,曆於乾之九五壬申金、上九壬戌水。天地之含氣,行於兌之上六丁未,值水,寒水司天,屬藏起之始。則兩間皆金水之氣,而積陰成大成之病機,故大雪之名因此而著。且歇鶤者,得陰氣而鳴者也,本候六陰已極,蓋數窮而不鳴;虎者,陰獸也,受精於陰而賦體於陽,故必於陰之極而交也;荔枝雖味暖而性實寒,故感于寒水之二氣而出。上統。

鬥符分得天輔、天柱、天蓬三星君,主持四七一之候,兼辰申子之水運,隸巽庚癸之斡旋。蓋以陰氣之三十六候,終歸天一之水,而水混沌之象也。惟陰氣至於混沌之際則陰氣消矣,而消者,消之機陽可以複生,故冬至之氣於一者,乃先天之陽水也。而大雪之終於一者,乃後天之陰水也。均以子水橐龠之關鍵,則仙哲雲:“冬至子之半”,良有以也。閏奇補氣之妙,又豈能外此節而他尋哉!

冬至三元

天蓬 右弼 一 天柱 祿存 七 天輔 武曲 四

貪狼 破軍 文曲

本節卦氣,系太陽寒水司天,屬藏氣之中。而天地之氣,行於坎之初六,以戊寅納甲。蓋戊者陽土也,可以制陰水;寅者,陽木也,所以脫陰水。自先天戊配於坎,而化合陰癸以成火,則火之胎在子者,其理明矣。且火乃陰之精,因前節水盛而泯,今得戊合水而化火,兼以承前節丁壬之化,而得以紹陰之一脈于陽之初也。故坎之初爻為一陽之始,遁於下月令,以複卦主事,則陽始生一。則前此之始遁、否、觀、剝、純坤,六陽之月卦已終;而離、坤、兌、乾之西,陰已盡。故冬者,終也,動也,乃陰之終而陽之動也;至者,極也,到也,乃陰之極而陽之到也。則冬至之命名,其義如此。是以蚯蚓結者黃泉,蓋稿壤得一陽之和而結以養性;麋鹿,陰獸也,得一陽之氣而角解;泉水者,陰水也,得一陽而始動,是以上統。

鬥符分得天蓬、天柱、天輔三星君,運子申壬之水局,攝癸庚巽之斡旋,經理坎氣,體於天朝子之一義。故前之終於一者,蓋以畢陽九之數。而本複始氣於一氣者,蓋以昌陽九之宗,而釀風水之宗。本至三候奇儀,則一陽之初氣,凡造葬,山向生人年命,而局中六親無陷於孤虛矣。

小寒三元

天芮 左輔 二 天任 巨門 八 天禽 廉貞 五

巨門 左輔

本節卦氣,系寒水司天,屬藏金之終。而天地之氣,行於坎之九二,蓋以九二之陽伏於二陰之間,處寒水之際,則其象寒矣。然猶上應於九五,則為陽中得位,故小寒於此而立名。至於雁傳秋令,其性屬金,金庫在醜,故于金旺之時則北而南,值金庫之候則轉而北;鵲乃靈鳥也,其性屬陽,而感於陽而複營巢;雉本離屬也,感於胎養之候而雊上統。

鬥符分得天芮、天任、天禽三星君,主持氣候,用二五八之局,理艮坤中之土。蓋以泄水土之機,而尊於地辟於醜之義。

大寒三元

天沖 破軍 三 天英 貪狼 九 天心 文曲 六

祿存 右弼 武曲

本節卦氣,厥陰風木司天,為舒氣之初。天地之氣,行於坎之六三,遙應於坎之上九,皆陰發於外而陽伏於內之氣也。厥陰司天,則陰寒之氣於此太甚,故大寒之名也。至於雞屬巽為風為木,得乎風木司天之運,感于坎水六三之氣,故乳出於冠而雛可育;征鳥得舒氣而翮健,會風木而翱翔,是以應候厲疾矣;澤水者,陰精之化氣也,因陽已伏生於內,而陰培蒸結於外,應其候而腹堅,蓋陰之發於表者,上統。

鬥符分得天沖、天英、天心三星君,攝卯未亥之運,理甲丁乾之氣,正以斡旋風木之氣於九宮。同于春分三局者,彼乃帝旺之木,此冠帶之木,體用之機亦自有別。三元孤某奇儀,則其氣自不同矣。

乾六,戌亥二宮,河魁、登明主之。

乾為天,為圜,為君,為父,為王,為金,為寒,為冰,為大赤,為良馬,為老馬,為瘠馬,為駁馬,為木果,為

內赤外白,內方外圓。

逢火即軟,遇水即堅。

亦有文字,繩索相連。

聚而成寶,散而無緣。

細想是卦,無過自錢。

仰如樓鼎,覆如鍾懸。

若非金鐵,即是銀銅。

團圓外實,裏半虛空。

人見敬貴,能鑿身容。

河魁數五,戌中有雜火,或五穀鐵石碎細之物。

其數五,味甘,奎婁二宿主之。戌作天空玄武主奴僕,戌作六合加日上眾人亦名聚會,聚眾相會,戌作雀印綬,戌作申兵士申加戌同,戌作天空加黃上主舅翁,戌作朱雀加日辰主官長,戌加月建主監司太歲都轄,戌作常勺加主支宮,戌日加寅主損牆,戌作虎克日振惡積疾,戌日玄武坑,戌加日季四季日辰主牆壁日辰上舊物,戌加亥側,戌作虎克辰強盜,戌癸日牆,戌加年命主足占病足疾。

登明數四,亥為重陰,其物無定,遂人情意,小而物或鹽味魚醬醋之物。

其數四,味鹹,室壁二宿主之。亥加孟仲日幼子,亥加乘天空加卯酉孩童,亥加酉醉人,亥作雀遺記小兒,亥六辰日上壬癸日主獄人,亥克日辰主病人丙丁日上主盜,亥加庚罡辰主屠宰,亥作均為氣,亥上殺傷人寅午戌用之,戌作樓為樓亥作合為關,亥加巳為壞頭面又巳加亥同,亥加戌為側,亥日辰上為柱占同上,主醉散,亦主力盡,亥空加太歲上主上天,亥作常樂,巳加日上來,酉加丙變,亥加歲行年上多病常占忌患瀉,巳酉醜三日主失物,亥加子癸上不明,連三傳主事疊,朱雀臨亥是鹽引。

坎一,子宮,神後主之。

坎為水,為溝瀆,為隱伏,為矯輮,為弓輪;其於人也為加憂,為心病,為耳痛,為血卦,為赤;其於馬也為美脊,為亟心,為下首,為薄蹄,為曳;其於輿也為多眚,為通,為月,為盜;其於木也為堅多心。

坎性承風,依近水中。

下浮南北,又從西東。

又形不動,露影無蹤。

騰浮萬物,便似瓢蓬。

悠悠之象,外黃內黑。

性樂潛藏,性隱意匿。

長在家居,惟能野合。

去即被擒,逢主不識。

神後數九,子為純水,在石中或主音樂人所用之物。

其數九,味鹹,女虛危三宿在內。子加日上乘後小女,子加小吉土為老婦,子乘六合匪婦,五子加日辰翁婆,子加太陰卑妾,子作太常加未姑,酉加子上孀婦,子加辰作軍婦,子加太常*婦,孩亥加子孩童,子加天空幼女,巳加子日幼女,巳加子日嫁婦,子加辰女患亦為水鬼,子加勾陳駝子,子加日辰上房,虎作年上哭人,子加辰戌土甕,日辰上為瓶盂,子加巳悲聲,子作虎克日無病,子加玄武亥上糖,子孫炁加寅燕子,空亡中用遺失,寅未加子鬼神,子加寅午冬至後雪,子加六合加日辰布,丙丁日上河崇,子加酉陰天。

艮八,醜寅二宮,大吉功曹主之。

艮為山,為徑路,為小石,為門闕,為果蓏,為閽寺,為指,為狗,為鼠,為黔喙之屬,其於木也為堅多節。

艮青之物,不動其聲。

內虛外實,團圓所成。

旺相則實,死炁則虛。

木能生火,能起亭亭。

人驚響穀,形如覆盆。

春秋不改,積世常存。

此物團圓,外虛內圓。

能缺不動,

若非清白,即是龜紋。

大吉數八,醜為雜土,其物塚墓中,看臨何位,仔細推詳。

其數八,味甘,牛鬥二宿在內。醜作天空矮子,醜加卯酉上缺唇石,辰上長者戌為農,醜加歲宰執,醜加亥橋寅加醜同,寅戌日為墓,卯日卯加醜輪子,卯日醜加卯桌子,醜加戌辛巳為土地,六醜日為午卯加未主不全物,醜加子未鱉,加空之日辰上田野合加常甜物,醜加巳上坑巳加醜同,醜加卯酉同,醜加亥腸瀉加醜同,醜加申僧舍合亦然,醜加卯春夏雨雷,醜加申卯雨後雷,卯加醜雷後雨,卯加醜雀舉薦作貴人招。

功曹數七,寅為柔木,物青色、五色文章,旺為茂盛花果,或結實而細長。

其數七,味酸,箕尾二宿在內。寅作六合青龍秀才,巳加申道士,戊己公吏勾加寅同,寅加辰成林蠻,寅作天空棒杖,寅加六合從人,寅加巳亥二辰下迷路,醜戌日舊藉,寅加亥上主宛轉,寅加巳主大風巳加寅同,申子辰上主遠出,丙子日主生心。

震三,卯宮,太沖主之。

震為雷,為龍,為玄黃,為旉,為大塗,為長子,為決躁,為蒼筤竹,為萑葦;其于馬也為善鳴,為馵足,為作足,為的顙;其於稼也為反生,其究為健,為蕃鮮。

震物亭亭,內白外青。

頭圓尾小,時變其形。

震主變動,自無定形。

先生後死,彩纖成金。

如蠶作繭,似獸能聲。

能盛能旺,能團能圓。

過時變改,色體蒼然。

下不著地,上不侵天。

若非果實,即是漁筌。

太沖數六,卯為純木,其物無根,水陸動行,盤絡絲綸,或門戶動用,或圓柔軟。

其數六,味酸,氐房心三宿主之。卯加乙為兄弟未加同,卯作虎匠人,卯加申醫術申加卯同,卯日辰六合羅網,卯加亥稍子,卯作天空七患人,醜未日加卯上竹羅日,辰上住門戶,卯來天後加水子車,卯加午目疾午加卯同,卯作天後加子眷主疾疫,卯作龍竹棒,日辰上主私約,卯作辰癸日船。

巽四,辰巳二宮,天罡太乙主之。

巽為木,為風,為長女,為繩直,為工,為白,為長,為高,為進退,為不果,為臭,其於人也為寡發、為廣顙、為多白眼,為近利市三倍,其究為躁卦。

巽凜風雲,體氣氤氳。

聲添琴韻,遠聽時聞。

乍吟乍嘯,時敘時群。

形如采蝶,影似青蘋。

蓑笠為形,光彩全生。

遊行影照,繩索之形。

空中隱映,裏實茲成。

神歌鬼哭,響如虛聲。

天罡數五,辰中有雜水,其物近水池,或物堅剛,火煙、囚死焦破之物,其形方圓。

其數五,味甘,角亢在內。辰加月建宰公監司,辰加巳午老人用上克日辰主殺人,辰加子作玄強盜,辰加天空加醜土上坡,辰加虎屠宰人,辰加亥主哭亥加辰同,辰加日辰上丙子午為阻節,日辰上主大驚,辰作初末傳主多慮,辰加壬癸日主官司,辰加月建上城門,辰加戌為文繡加卯手有龍,辰加戌足有積文,辰加亥主食魚,辰加蛇虎克縊自死鬼。

太乙數四,巳中有雜金,其物弓弩鎖鑰,其色青黃,山野具利並飛禽之類。

其數四,味苦,翼軫二宿主之。巳加太陰主*,巳加辰戌上囚禁人,巳旺克日為蛇,巳加辰戌窯,巳克日辰詈罵,巳作加虎日辰外服,巳申主斧加子鑊,巳冬至後雪,巳加酉主徒配酉加巳同,巳作蛇加日辰主雙照月厭巳加蛇夢,巳加未灶耕井未加巳同,巳加午生旺生地上房,巳作太陰口瘡,巳亥日戊加戌巳灶側相連見。

離九,午宮,勝光主之。

離為火,為日,為電,為中女,為甲胄,為兵戈,其於人也為大腹,為乾卦,為鱉,為蟹,為蠃,為蚌,為龜,其於木也為科上槁。

似龍無角,如馬頭訛。

莫非牝馬,即是驢騾。

入頓即少,離體身多。

不臨溪穀,即近長河。

先白後赤,以土固藏。

雕形鏤彩,內柔外剛。

兩頭難實,裏畔虛張。

盜賊人物,灰土埋藏。

勝光數九,午為純火,又為太陰,其物有光彩色光明,或絲蠶或文章器用之物。

其數九,味苦,柳星張三宿主之。午作太陰為妾,午加酉婢酉日同,午加辰老婦,午加日辰行年老屋,午加戌辰半路,午加申酉或庚辛並妻,午加寅卯日主宅,午加六合太常衣服,午加星罡信至魁罡加午亦然,午作蛇雀丙子上冬夏逢之主燒衣。

坤二,未申二宮,小吉傳送主之,中五宮土寄坤。

坤為地,為母,為布,為釜,為吝嗇,為均,為子母牛,為大輿,為文,為眾,為柄,其於地也為黑。

坤體為黃,其色內蒼。

水土而實,內圓外方。

形如瓦礫,

朝依平朝,野暮則孤。

村人來把,捉逐伴群。

若非牝馬,即是其犉。

小吉數八,味中,有雜土,其物酒氣碎微塵綾,為絹帛,或女子衣服,或有物魚類或滋味。

其數八,味甘,井鬼二宿主之。未加亥繼父,未加酉繼母,合日陽比兄陰比弟,丙丁亥加未醉人,寅加未婚眷或老樹,未加酉醜老人,未作常合主在日辰上樂,未子午上子日加主醫,未加巳麻巳加未同,大風,未加辰元,未加卯林,未加貴加日辰上廟神,未生炁日加主信,未空亡日辰上廟墓亥日為井,未作天後日辰上翁姑,未作天空加辰古屋墓,未作龍為佛作六合為僧。

傳送數七,申為少陽,其物有心又硬心空,寶器物或砂塵鐵石。

其數七,味辛,觜角二宿主之。申作虎獵人,如六癸日遷移刀斧,申加四仲上客人,申加戌亥上仇人,申加卯僧人,申加虎刀斧,申加太陰加日辰魁罡上軍人,申加巳午日加午用之孩兒壬作子,申乘太陰加日辰銀器,申龍今加日辰上藥,申加卯改門卯加申同,申加亥克日辰水厄,申作玄武加亥子主失脫,申加日辰主憂,申加午戌日己皆大麥,壬癸日為淫淫,申加辰戌上磨石。

兌七,酉宮,從魁主之。

兌為澤,為少女,為巫,為口舌,為毀折,為附決,其於地也為剛鹵,為妾,為羊。

兌為金鐵,堅硬裁截。

乍剛乍柔,有時屈折。

內裏光形,外能圓缺。

若非連珠,衣如帶玦。

兌性居平,外缺裏明。

形依盡域,炫耀光明。

遙承安殿,似佛因榮。

從魁數六,酉為純金之地,其物形有耳目或頭類,或尖圓或金物刀銷。

其數六,味辛,昂胃壁三宿主之。酉作六合為婢,酉作龍為妾,酉作天空主小妖,酉作天後姑舅子醜上老婦,酉作太陰加日辰主妾為妻亦生錢帛,酉生太常加外未上樂奴*,酉加巳為海,酉加子為江,酉寅卯上加勾陳小麥,酉空巳從天後,酉作蛇加卯酉主鴉鳴,酉至虎甲乙服至,酉甲年命刀傷,酉作蛇雀眼目疾,酉作龍合斜目,酉加丙丁上主赤眼,丙加子作主水邊,酉作雀主喧聒,克甲乙日爭鬥或毆打,酉加子為霖雨,酉加戌主霜,巳午加之主雪。

奇門先天要論卷七

八門宜忌刻應 動靜占驗

休門神名建章,配蓬星,坎一宮,水也。冬至旺,立春廢,春分休,立夏囚,夏至死,立秋沒,秋分胎,立冬絕。

夫休者,於五德為智,于五行為水,乃萬物憩息之機,一陽始生之象。而君子暗修慎獨之時,將以蓄敦化之德,為潛龍之體,備剛中之用,轄壬子癸之方,統冬至、小寒、大寒三節。易曰:坎者,陷也。天一生水,惟習坎而生物。旺在冬令,利於體心寧志可也。宜上章、守寨,以修城池,請謁求謀、造葬、嫁娶、守官、赴任、積水、開渠、究井、取魚、新舟下水,皆從此門。出一裏或一百里見僧人,或十裏五十裏見蛇鼠水物,三十裏見貴人或陰人身著藍黃衣碧青衣,四十裏親故酒食為應,大吉。若逢葬之時,用此門,主西北有貴人或小兒騎馬過。春夏相應,百日內必進橫財,或宮羽姓人送物,主子孫繁衍富貴。若同丁奇臨太陰為人遁,百事吉。臨九宮,水克火,大凶。

經訣曰:

休門最好足資財,數謀際遇許和諧。

外口婚姻南上利,遷官職位近三台。

定進羽音人產業,家居安隱永無災。

休加坎

坎卦秉令,象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乃門宮比和,須象吉凶之格,以分主客作用。且如起宮伏吟,事因固守,未免塞而後通之象。宜謀堆積、茶酒之利,與開溝通水之功。

類神

北道、舟程、黑色、鹽味、醬糊、冰膏、水瀉、遺精、耳腎、腰脊、深聽慢智,謀慢事曲折。又主有弓弩、灣曲之物,或無足物,水中魚鱉、茶鹽、酒醋、繩索、樂器之聲。占疾人主耳腎血症、吐瀉,與中男疾厄,及北盜賊,一切隱伏之事、陷險之憂。

刻應

出休入休,十八裏見黑衣婦人或同體唱歌;休門三十,陰貴人身著藍衣黃及碧青;一裏九裏,見蛇鼠牛蝠吉。

休加艮

蹇卦秉令,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乃宮克門,萬利主。若合吉格,求名、官事加利,但萬事耗費,先難後易。合凶格固守。

刻應

休門入生門,出行十八與九裏,當逢婦人上黃下黑及公吏僧道為應,又主內黑外黃、形方面曲之物。瓦器、神像、古廟、斷橋,有登山、涉水之憂,並山水林是非、水田爭界之事。

休加震

屯卦秉令,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乃門生宮,亦利為主。若合吉凶格,分主客用之。

刻應

休門入傷門,四裏逢匠人,手擎木器、棍棒等物,及皂衣人、雷雨之應。又主鹽酒貨之財及根葉浸潤之物,盆桶之盤,合仙果品,及海市蜃樓之應。

休加巽

井卦秉令,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井,改邑不改井,無喪無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乃門生宮,惟主大利。其宮上得上儀生儀,或干支帶合,百吉;若干支合反,凡事有始無終。

刻應

休門入杜門,五裏逢女人著皂衣引孩兒行,並歌笑之聲,與僧尼文士之應,當有婚姻和合喜悅之情。繩索相連、枝葉色鮮之物,又主隱伏之事、風雲際會之美。

休加離

既濟卦秉令,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乃門克宮。合吉格大利為客,合凶格則多破敗。如上儀生下儀,諸事先憂後喜。

刻應

休門入景門,一二及九裏逢皂衣人歌唱,及驢馬鴉飛鵲噪之應,又主水上虛驚,或酒中生非,或湖海中人相害,及水火相濟之物,與破損尖曲之形、有眼之器。

休加坤

比卦秉令,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萬國,親諸侯。比,吉,原筮,原永貞,無咎。不甯方來,後夫凶。

乃宮克門。若下幹克上幹,事利為主,凡求名、官訟吉;若上幹克下幹,須防敗,有始無終。

刻應

休門入死門,十裏逢孝子與白皂衣人須白、黑綠人,並啼哭之人聲,有農婦小兒之應,主田產是非,有老母險人之危、退散之情。卑濕土成之器,連殼連長生。

休加兌

節卦秉令,象曰:澤上有水,節。君子以制數度,議德行。節,亨。苦節不可貞。

乃宮生門。合吉格,下幹生上幹,或下幹受上幹克,利為客。反此多損。

刻應

休門入驚門,一裏八裏逢公吏、皂衣謳歌,飲唱打足,婦女引孩汲水,主婚姻和合事,巧言舌辨之情,或說合得財,鍾磬之聲,盤碟盛水物,破損之象。

休加乾

需卦秉令,象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乃宮生門。下幹生上幹,或上幹克下幹,利為客,求名、官訟吉,反此耗散,有始無終。

刻應

休門入開門,十七裏有四足鬥或打唱、父子唱歎、皂色衣陰人,主貴人扶助,得珠寶,或親上結親。物主形圓貴重,或墨壺琉璃斧鋸針鏡之類。

休加中宮

乃宮克門。合吉格,大利為主,不戰自退。上幹克下幹,當虛詐,凡事不遂,多破少成。

刻應

有小兒叫跳、婦人同伴,主田產交易之財,或陰人主張事,茶盤酒貨之利。物主土石瓦缸方形中實之類。

生門神名仁德,配任星,八白土也。冬至絕,立春旺,春分廢,立夏休,夏至囚,立秋死,秋分沒,立冬胎。

夫生者,於五德為信,於五行為土,乃萬物萌動之機、三陽開泰之際,為君子,內聖外王之學將以著,知微知顯之謀,為創始之體,備陽和之用,轄醜艮寅之方,統立春、雨水、驚蟄之節。易曰:艮者,土也。前乎此則震巽木生離火,離火生坤土,坤土又生兌乾金,兌乾金又生坎水,而坎水遇艮土則逢克制之宮,而為靜止之象。且靜者,動之機;止者,生之倪也。況萬物必於動止之極,始開發洩之源,故命名生。生者,言其前此而尚未昭著,而後此諸事發揚以續不息之機,以敦造化之妙耳。宜上官赴任、更移入宅、造葬、請謁、嫁娶、求謀、入山、采藥、耕種、字價、修理仙觀佛殿、樓臺登拜皆吉。從此門出八十步或八裏逢貴人著紫皂衣,五十裏公吏人紅色巾服武將,六十裏貴人車馬,應之中吉。造葬用此時,定有歌聲鼓音,及西北上有騎馬,四日內應,女人寄物不取,或得西南方上財物,富貴雙全。與丙奇同臨六丁之上,為天遁。臨一宮,土克水,大凶。

經訣曰:

生門臨著土星辰,旺稱人財每得情。

子醜平中三七月,財源萬斛進門庭。

蠶絲豐足多布粟,朱紫兒孫在帝京。

南上商音田地進,營商更許利加增。

生加艮

艮卦秉令,象曰: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

乃宮門比和。若合吉格,上下相生相合,主客皆利,為事遲滯。若值伏吟,宜收貨、積糧、砌牆、填塞等事皆吉。

類神

少男、山崗、村居、阻隔、徑路、石岸、山林、寺觀、動止不常、生滅有時、堅硬多節、剛柔進退、土石瓦塊、鼻背生指、氣血積結、腫毒瘡癰、鼠狗土物、土黃味甘、虎豹狼狽。

刻應

出生門入生門,八裏逢陰人著紅共皂衣公吏、勾當人,生門十五裏逢公吏官人著紫皂衣巾,此門十五裏八裏見貴人車馬吉,又主山林田產之交,或墳塋動移、水界開塞之事,而剛柔偏曲,可覆可仰,靜止之物。占病主脊背癰疽、手足風腫、少男癱瘓之症。

生加震

頤卦秉令,象曰: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頤,貞吉。觀頤,自求口實。

乃宮克門。若地盤奇儀克天盤奇儀,則利為主,雖吉主破後方成。上生下大吉。

刻應

生門入傷門,三裏十裏逢青衣人及騾馬爭鬥,入山伐木、捕獵、雷龍雲雨雷之應。又主兄弟不和,爭產是非,或因山林有危,動止不決。在物主土木相兼之物,或酸甘筍菜、長曲之類。

生加巽

蠱卦秉令,象曰:山下有風,蠱。君子以振民育德。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乃宮克門。若下克上或吉格,利為主;上克下,先吉後敗,戰勝勿追。

刻應

生門入杜門,四裏十裏逢公吏、僧尼與逃亡等人歎息、歡笑,又主山林之財、婚姻之費,或躲閃阻隔之事,暗防財物。主外土內木及風爐火灶,或帶土連根花蹄果。

生加離

賁卦秉令,象曰:山下有火,賁。君子以明庶政,無敢折獄。賁,亨。小利有攸往。

乃宮生門。若地盤奇儀克天盤奇儀,大利為客,凡事先難後易;若上生下,尤多光彩。

刻應

生門入景門,九裏十裏逢勾當人騎馬,有步行隨從,又兄妹相見之情、窯冶造作之應。又主文書有益,陰人相助,田產之利,婚姻之喜。在物主煆煉藥石、瓦盆土灶之類。

生加坤

剝卦秉令,象曰:山附於地,剝。上以厚下,安宅。剝,不利有攸往。

乃門宮比和。若吉格又上下或奇儀相生,主客皆利。上克下,諸事先成後破,事多反覆。星門若值反吟,則宜挖河、開井、拆牆、賞賜。

刻應

生門入死門,十裏逢公吏、孝服人、老嫗啼哭聲,又田產反覆之疑、子母離合之意。在物為土石器、山水景物,或墳向差錯與牆路倒蹇之象。

生加兌

損卦秉令,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損,有孚,元吉,無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乃門生宮。若合吉格相生,主客皆利;若上克下,諸事雖吉,但美中不足。

刻應

生門入驚門,九裏逢公吏趕四足或言官事訟,又少女嬉笑及重喜事,房屋得利,又因利色而敗。在物為美器、金玉、瓦石、簪飾之類。

生加乾

大蓄卦秉令,象曰:天在山中,大蓄。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蓄其德。大蓄,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乃門生宮。若天盤奇儀生合地盤奇儀,利於主;若上克下,吉事減半,先成後敗。

刻應

生門入開門,六裏六十裏或四十裏逢老人或勾當人共足鬥,上黃下白,及蹌跛男子,與官貴長者宴喜。又主田產山林進益,子秀孫賢、父子顯達。在物為首飾、戒指、金玉、圖書、印璽劍鏡。

生加坎

蒙卦秉令,象曰:山下有水,蒙。君子以果行育德。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乃門克宮。若天盤奇儀生地盤奇儀,利於為客,凡事先迷後利。或上克下,下生上,凡事防凶。

刻應

生門入休門,一裏九裏逢皂衣人或公吏、或小兒成群,與山澤漁樵之利事,開溝塞流之舉。主山林田產之厄及同類相欺、骨肉不親、墳水阻滯之象。在物為瓦石、積水器,或溝溪閉塞相礙。

生加中宮

乃門宮比和。若奇儀相生合,主客大利,萬事皆吉;上生下,尤吉。此謂之簣土,成山高高敦厚之勢。

刻應

主田產山林之益、母子和合、宅舍光輝。在物為方靜之器,花瓶、石村、石鼓、石虎、土牛之類。


本文地址:http://qm.liuchunyang.com.cn/index.php/post/12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1026298780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